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千秋我为凰 by:千苒君笑(一)

时间:2019-07-20 23:45标签:
文案: 沈娴穿越成了一个傻子,被赶出家门、毁去容貌不说,肚子里还揣了个崽! 丈夫另娶新欢当日,她登门贺喜,狂打新妾脸,震慑八方客。 没想到新妾处处跟她飙演技弱j-i,就凭你?也配给自己加戏? 渣男还想虐身又虐心抱歉,从今往后,我沈娴你高攀不起,纵
文案:
沈娴穿越成了一个傻子,被赶出家门、毁去容貌不说,肚子里还揣了个崽!
丈夫另娶新欢当日,她登门贺喜,狂打新妾脸,震慑八方客。
没想到新妾处处跟她飙演技——弱j-i,就凭你?也配给自己加戏?
渣男还想虐身又虐心——抱歉,从今往后,我沈娴你高攀不起,纵使有一天你跪下来,我也会把你踩在脚底。
还有那谁谁谁,别拦着我找第二春,谢谢。
 
☆、第001章 如凉,好痛
从前的沈娴,是个傻子。
可就是这样一个傻子,抢占了大楚无数女子的梦中情人——她嫁给了大楚第一大将军,秦如凉。
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她倚傻卖傻硬讨来的。那大将军秦如凉本来有自己的心上人。
成亲那天,京城里下着雪,将府上喜庆的气氛冲淡了许多。
秦如凉站在风雪里,穿着吉服,宽肩窄腰,红色衣摆极为艳丽,整个人身长玉立、英俊挺拔。
但是他看着沈娴的眼神里却带着冻人三尺的厌恶,道:“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喜欢一个傻子。既然你现在嫁进来了,要想继续衣食无忧,就安分守己一些。”
他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心烦,说罢拂袖离去。
新婚之夜,新房里红烛燃尽陷入一片漆黑。
所有人都以为新嫁进来的将军夫人免不了独守空房的命运,也就懒得伺候这位不受宠的夫人。
空空的回廊一片萧条冷清,只余几盏将歇未歇的灯笼,将寒夜映照得影影绰绰。
一道高大的人影堂而皇之地闯进新房来。
他将沈娴抱住,噙着她的唇,辗转反侧间便把她压在了绣床上,动手撕扯她身上的嫁衣。
沈娴看不清他的脸,她很乖,很顺从。
傻子也知道她自己喜欢秦如凉。
唇齿溢出男人的低喘,他猛地毫不留情闯进去的时候,沈娴痛得躬起了身子,眼角有泪凝结,皱着眉咽道:“如凉,好痛……”
男人动作一顿,随即对她所有的痛楚都置若罔闻,他紧紧箍着她的双手轻易束于手掌间,禁锢在头顶上方,带着些粗鲁霸道,横冲直撞。
清晨起身时,满床凌乱,只余下破败狼藉的沈娴一个人。
后来她再没见过秦如凉。秦如凉应是把她弃如敝履、转头即忘。
她这位将军夫人当得名不副实,秦如凉渐渐把府里的事务都交给柳眉妩来打理。
私底下,将军府的下人们见了柳眉妩也要尊称一声夫人。
柳眉妩,便是秦如凉的心上人。
这天,沈娴去了秦如凉的院子。
她没有撑伞,细碎的雪花落于她的发间和眉眼间,也清丽得出奇。
房内传来旖旎的男女之声。
是秦如凉在和柳眉妩欢好。
雪下得大了些,等事后秦如凉打开房门时,还以为外面堆着一个雪人。
他有些懒散,形容中也难掩那股英气,还是一下就认出了沈娴,温柔的眉目瞬时清冷如雪:“你来干什么?谁让你进来的?”
适时房里头响起了柳眉妩动人至极的声音,道:“将军,谁在外面?”
秦如凉不屑拿正眼瞧沈娴,道:“一个不相干的人。”
秦如凉正要进屋,沈娴忽然开口:“如凉,衣服。”她伸了伸手,把整齐叠着的衣裳送上前去。
原来她还知道天冷,她怕秦如凉冻着,就学做了一件衣服。
她今天第一次踏进主院里,是来给他送衣服的。
适时柳眉妩弱柳扶风地走出来,秦如凉顺手便扣住了她的腰,搂了佳人入怀。
秦如凉嫌恶地看着沈娴做的衣服,以及衣服下那双被针扎得红肿的手,冷道:“将军府还没有落魄到要你一个公主来做衣服的地步!与其做这些没用的,不如先学着怎么做个聪明人。”
柳眉妩顺着秦如凉的胸口,娇软地劝道:“将军别生气,公主也是一片好心,亲手为将军做衣服,委实难得呢。我看就收下吧。”
说着柳眉妩款款走下门前台阶,来到沈娴面前,身上犹还带着一股欢爱过后的气息,像是挑衅一般,她面带微笑地看着沈娴,然后伸手来接,柔柔道:“公主真是有心了。”
沈娴潜意识里不想把衣服交给这个女人,她不想让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味沾染她做的衣服,遂没有松手。
可不知怎么的,沈娴没有用力,约莫是雪天太滑,随着柳眉妩惊呼一声,人就往后跌倒了去。
在秦如凉这个角度看来,恰恰以为是沈娴推了柳眉妩一把。
沈娴见柳眉妩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的样子,有些被吓到了。眨眼之间,一道光影笼罩在头顶,寒冷得比这雪天更甚。
她一抬头就看见秦如凉快要吃人的眼神,往后缩了缩。
秦如凉气极,一拂手把她挥开,根本没注意力道,沈娴觉得被他打到的地方一阵钝痛,踉跄着也结实栽了个跟斗。
确实痛得难以爬起来,浑身都是刺骨的冰寒。沈娴抽着气,倒顾不上自己,新衣服从她手上滑落下来,散在了地上。
她匍匐过去刚要去捡,手指刚一碰到衣角,便有一双黑色沉靴毫不留情地踩了上来。那黑靴不甘只把新衣服踩在脚下,轻轻一抬,便落在了她素白瘦削的手上。
靴底摩擦着手指骨节传来清晰的痛楚,让沈娴蜷缩成一团,发出轻轻的闷哼声。
秦如凉抱着柳眉妩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如俯视蝼蚁一般,道:“再有下次,就别怪我废了你的这双手。”
说着他转身进屋,背影决绝,柳眉妩的衣裙从他腰边轻盈地飘飞出来,给那生硬的背影凭添了两分柔婉,然他说出来的话却像是刀子般刮人。
“滚,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踏进这里半步。”
“将军不要生气了,是眉妩自己不小心,不怪公主的……”
沈娴慢吞吞起身,还是将被雪濡s-hi的衣裳宝贝地拾捡起来叠好,抽着气放在秦如凉的房门口,转身离开。
没想到第二天,衣服又被送了回来,而且是柳眉妩亲自送来的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