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穿越重生 >

农门老太太 by:票票小僧(上)

时间:2019-10-13 02:14标签: 重生 种田文 年代文 美食
文案: 叶八妹寿终正寝之际重生回到八十年代。 家有面黄肌瘦的孙子,皮包骨的儿子、媳妇, 买粮食要票,买r_ou_靠抢,顿顿吃白粥,啃地瓜,食芋头。 靠着某位金手指,叶八妹靠卖菜,开菜园,搞农家乐,推广生态菜园,发家致富。 注意: 1、本文男主金手指粗
文案:
叶八妹寿终正寝之际重生回到八十年代。
家有面黄肌瘦的孙子,皮包骨的儿子、媳妇,
买粮食要票,买r_ou_靠抢,顿顿吃白粥,啃地瓜,食芋头。
靠着某位金手指,叶八妹靠卖菜,开菜园,搞农家乐,推广生态菜园,发家致富。
 
注意:
1、本文男主金手指粗大,女主是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,雷者请绕道,么么哒!
2、本文慢热!半架空!
3、本文有甜宠,有高能撒糖,觉得腻歪的请绕道么么哒!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叶八妹 ┃ 配角:春秀,大壮 ┃ 其它:宅斗,升级流,励志人生
 
 
 
第1章 八十年代
  叶八妹家住在村尾,独门独院,院子门口放着十几个白花花的灯笼,等着叶八妹咽气了就将灯笼挂在院子门口,告诉周围的人,这家有白事。
  穿过院子走过露天天井,往前直走是主人房,此时,主人房门口呜洋洋地跪着一群人,有年近六七十的大爷大妈,也有三四岁大的孩童。
  主人房大门紧锁,里面静悄悄,只偶然听见咳嗽。
  叶八妹仰躺在床上,双眼蒙着一层薄雾,目中无神。
  四天前她去菜园挑水种菜,走在路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摔了一跤。
  她虽然看着硬朗,但是毕竟上了年纪,全身的骨头都脆了,不经摔。
  摔了那一跤后,人就不行了,整个人迷迷瞪瞪没精神,已近奄奄一息。
  她手中揣着一枚白龙玉佩,嘴巴张着合不上,嘴角溢出口水。
  尽管她现在的模样很是邋遢,但她的眉眼间却挂着微笑。
  她活了一百岁,五代同堂,儿孙满堂,家庭和睦,儿女孝顺,已经足够了。
  墙上的古董摆钟“啪嗒啪嗒”的响着,当时针指向八,分针指向12的时候,叶八妹缓缓闭上眼睛,手上的白龙玉佩滑落到地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  不一会,房门被推开,一众男男女女推搡着挤进房间。一位七十来岁,白了胡子的大爷慢吞吞挪到床前,抓起叶八妹的手,呜咽着。
  “娘啊,您走好!别急,走慢一点,爹在奈何桥上等着您呐!”
  在无人注意到的角落,白龙玉佩发出一阵淡淡的白光,随后消失。
  寒冷的北风呼呼地刮着,刀子似的钻进茅Cao房顶,从微小的缝隙溜进泥砖房。
  一阵风吹过,叶八妹睁开双眼,因为睡得太久的关系,她的眼睛酸酸涩涩,睁开的瞬间眼角流出泪水。
  她用手颤巍巍地擦掉眼角的眼泪,心里发出疑惑:她不是死了吗,这是到哪了?
  带着几分茫然,叶八妹拉起头下枕着的枕头,将枕头放到床头,蜷缩着坐起来,扭动脖子打量所处的环境。
  她睡在床上,床上挂着蚊帐,蚊帐白中带着黄,补丁零零落落,蚊帐顶上铺着一层灰尘。
  视线往下看,她身上盖着棉被,棉被用的是花色的被单,上面打满了补丁,伸手轻轻抚摸,手感很硬。
  身下是一块两指宽的床板,这块床板用两张长板凳架起造成一张床,床上铺满了茅Cao,茅Cao上铺了一床花色的被单。
  掀开蚊帐往外看,入眼的是黄色的泥砖墙壁,怪不得蚊帐的颜色又是黄色又是白色的,原来是住泥砖房的关系。
  房子的正中间摆着一张四角圆桌,门的两边各有一扇窗户,左边的窗户旁边摆着一个一米五高的柜子,而右边的窗户上面放着一个古董摆钟。
  看到这里,叶八妹心中有了答案,这是她的家,准确来说是她几十年前的家。
  只是她为什么会回到几十年前的家,难道像小孙女写的小说那样,她重生了?
  她望着窗口发愣,身上的棉被从肩膀处滑落到腰上,伴随着一阵寒风,她打了个喷嚏。
  叶八妹从愣神中回过神来,伸手想要拉一拉被子,刚抬起左手,发现左手上揣着一块白龙玉佩。
  看见白龙玉佩的瞬间,上辈子的回忆像雪花片一样纷纷扬扬地回到脑海中,她记得今天是她老伴去世的日子。
  早上她的老伴也就是叶爱国忽然在田里晕倒,几个儿子火急火燎地将人送回家,只是送回家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。
  事情发生得猝不及防,她因为悲伤过度也病倒了。
  不过,她虽然病了但仍然坚持要亲自给老伴打理妆容。
  这是乡下的习惯,家里若是有老人去世了,家里人要为这位老人清洗身体,换上新衣裳。
  在打理妆容的过程中,她将一众儿子孙子赶出门外,想要单独和老伴呆一会。谁知道过了没多久,老伴的身体忽然消失了,她只在一堆衣服下面找到一块白龙玉佩。
  她上辈子以为老伴是被白龙玉佩给吃了,吓得一下子晕了过去,然后大病了一年。
  她是死过一回,经历过后世繁华的人,此刻看着手中的白龙玉佩,不由得有点发愣。
  重来一回,她怀疑老伴并不是被白龙玉佩给吃了,而是他的身体化成了白龙玉佩。
  她之前在菜园摔了一跤,本应该是当场咽气,只是在她倒下的时候,嘴巴磕到了胸前的白龙玉佩,出了血。
  她晕晕乎乎地看到玉佩散发出一阵白光,随后她被玉佩的白光牵引着回家。
  她总觉得白龙玉佩是她的老伴,所以才会在她弥留之际现身,领着她回家。
  为了印证这个猜想,叶八妹咬破食指指腹,将流出来的血滴到白龙玉佩上。
  血碰到玉佩的瞬间,白龙玉佩发出一阵淡淡的白光,随后化成了一条手指大小的小白龙,看起来很像白化了的壁虎。
  叶八妹点了点小白龙的脑门,轻声喊了一句:“老伴?”
  小白龙没有回应她,只是慢吞吞地爬到她的手心,蜷缩成一团呼呼大睡。
  不管他有没有回应,叶八妹已经确定他就是自己的老伴。
  她将小白龙揣进内衬的暗格里,掀开被子走下床,心里想:老伴刚走,她又昏迷不醒,家里肯定乱成一锅粥了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