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代架空 >

贵妃多娇媚+番外 作者:鹊上心头(上)

时间:2020-06-02 11:37标签: 重生 爽文 甜文 宫斗
《贵妃多娇媚》作者:鹊上心头 文案: 上辈子殚精竭虑,步步为营,最后不过万事皆空。 重活一世,舒清妩看开了,准备当个悠闲自在的快活宠妃。 她一不结党固宠,二不协理六宫,三不巴结皇帝。 却不料 最后依然母仪天下,帝王执手,专宠后宫。 皇后娘娘(小声
  《贵妃多娇媚》作者:鹊上心头
  文案:
  上辈子殚精竭虑,步步为营,最后不过万事皆空。
  重活一世,舒清妩看开了,准备当个悠闲自在的快活宠妃。
  她一不结党固宠,二不协理六宫,三不巴结皇帝。
  却不料——
  最后依然母仪天下,帝王执手,专宠后宫。
  ——
  皇后娘娘(小声嘀咕):这狗男人什么脑回路?
  皇帝陛下(认真诚恳):朕甚爱皇后。
  皇后娘娘(完全不信):陛下疯了?
  阅读提示:1.前期男主有妃子,中后期甜宠1vs1,全架空设定,还是熟悉的配方~
  2.女主佛系宫斗,冷清男主追妻火葬场,绝对甜掉牙!
  内容标签: 宫斗 重生 甜文 爽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舒清妩,萧锦琛 ┃ 配角:下本开《燕京闺杀》求收藏~ ┃ 其它:
  一句话简介:重生宠妃随心宫斗正文完


第1章
  隆庆十年冬,一夜静谧无声。
 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落了一整夜,扑簌寂寥,毫无声响。
  舒清妩迷迷糊糊醒来时,竟不记得今夕是何夕。
  若不是伺候她的小宫人及时打开雕花隔窗,她还不知已是深冬。
  舒清妩轻轻吸了口气,一阵微凉冷风吹来,带来淡淡的清香。
  那是落雪的味道。
  微于疏竹上,时作碎琼声。
  是了,人人道她喜竹,这坤和宫中,里里外外皆是翠竹。
  她到底喜不喜欢,自己也不太记得了。
  舒清妩无声笑了笑:“娴宁呢?”
  一说话,她才发现自己喉咙干哑得很,似乎许久都未曾言语了。
  小宫人凑上前来,满面青春,笑意盈盈:“回娘娘话,宁姑姑去了药房,给娘娘盯着药。”
  舒清妩不知为何,竟是特别想见一见她。
  “且叫回来吧。”
  她如此说了几句,只觉得今日精神竟是比往日要好上许多,是这些时日来不曾有的。
  小宫人福了福,匆匆退下。
  舒清妩歪着头,自己盯着屏风上的层峦叠翠瞧看,那江河山峦四季黄花梨屏风据说是前朝旧物,殊为贵重,是她封后那年陛下特地从私库取出赏赐给她的。
  好看是极好看的。
  可是太压抑了,暮气沉沉的,一点鲜活气都无。
  舒清妩今日也不知怎么的,竟是又看笑了。
  不多时,外面响起一阵热闹喧哗声。
  那声音仿佛在坤和宫四周回荡,竟是让深处于寝殿中的舒清妩也能听清。
  门扉吱呀一声开了,又进来一个面生的小宫人,似是从未见过。
  自打她病了,坤和宫的宫人换了又换,她除了身边的娴宁,其余皆不太认得。
  “娘娘,姑姑一会儿就到,您可要吃些蜜水?”
  舒清妩摇了摇头,突然问:“外面怎的这般热闹?”
  她病了许久,久到不识岁月,久到不辨年轮。
  那宫人行至前来,轻轻给她温茶,只倒茶的手略有些颤抖。
  “娘娘,外面有祭典,不是什么要紧的事。”
  舒清妩心头一紧,莫名有些慌张。
  她努力压下心口的疼痛,又问:“你且说,到底是何事!”
  那小宫女脸上一白,手里一抖,满杯茶水便抖出白瓷骨杯,星星点点撒落在木盘中。
  “娘娘……奴婢,奴婢不敢说。”小宫女犹豫片刻也没说出口。
  舒清妩以为她害怕自己生气才不敢说,突然明白了什么,又仿佛什么都没明白。
  她轻声问:“这样的大日子,我家里人都进宫来了吧?现在在哪里?”
  小宫女吓得直接跪倒在地上,瑟瑟发抖:“娘娘,您好好养病就是,旁的事不用您cao心。”
  “你告诉我,到底在哪里。”
  到了今时今日,舒清妩已经不再去奢求陛下的心软,也不再奢望太后的关爱,她只求至亲家人能替她想一想,能顾念她这么多年的付出。
  小宫女一下子有些难以启齿,她声音很轻,仿佛一缕烟尘,钻进舒清妩的耳中。
  “娘娘,安国公及夫人还有两位公子皆往奉先殿。”
  舒清妩突然听不到外面的任何声响。
  她空茫茫躺在那里,听不到烟花、听不到礼炮,听不到熙攘与热闹,听不到欢声与笑语。
  她似乎只能听到自己,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。
  这一辈子,还是失败了。
  她为之付出一生的家人,到了最后也依旧舍弃了她。
  原来,她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  她淡淡开口:“是不是陛下立新后了?”
  是啊,她被罚闭宫思过半年,又一直病着,这个皇后也没尽到责任,到底不是很称职。
  宫中能有如此大的热闹,还要文武百官去奉先殿观礼,一定不是小事,此时既不是年末新春,也并非储君新立,除了新立皇后,还能有什么事呢?
  那宫女猛地给她行大礼,头磕在地上,发出“嘭嘭”声响。
  听着这声响,舒清妩一下子就淡然了。
 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反正就觉得自己已经飘出躯壳,淡淡看着眼前这荒唐的一幕。
  原配皇后还没死,新后就迫不及待准备主位中宫了吗?她病糊涂了,连陛下是什么时候废后的都不知,如今还留着父亲安国公的爵位,想来已经是给足了她脸面。
  可这一切跟她又有什么关系?
  舒清妩笑着笑着,眼角的眼泪顺着苍白消瘦的脸颊滑落。
  那晶莹的泪带走了她所有的累,所有的倦,所有的遗憾与落寞,所有的伤心与难过。
  大病一场如同痴梦一生,一切仿佛从未发生,又似已尘埃落定。
  泪水冰冷冷滑落,带走了旧日的光y-in,带走了一生的奢望与幻想。
  舒清妩长叹一声:“这样也好。”
  她这么说着,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,那些压在她身上的重担全都消失不见,最后剩下的,大抵只她自己这个人。
  她十八岁入宫,至今已有十一年光y-in。
  从下三位的才人一路成为至高无上的中宫皇后,也不过只走了六年时光。
  行至今日,也不过才二十九岁而已。
  未及三十而立,便满头华发生,心力枯竭病魔缠身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