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代架空 >

太女殿下宠夫日常 作者:卜日十

时间:2020-06-03 11:21标签: 情有独钟 重生 女强 复仇虐渣
《太女殿下宠夫日常》作者:卜日十 【本文文案】 女尊男生子 前世明璋被女皇欺骗,为二皇女当了回靶子,众叛亲离,白白送了性命。魂魄迟迟不归黄泉,却见季濯缨不愿委身二皇女,一头撞死在自己府门前。 侥幸重获新生,她只想擦亮双眼,保住性命,拿一生来回
  《太女殿下宠夫日常》作者:卜日十
  【本文文案】
  女尊男生子
  前世明璋被女皇欺骗,为二皇女当了回靶子,众叛亲离,白白送了性命。魂魄迟迟不归黄泉,却见季濯缨不愿委身二皇女,一头撞死在自己府门前。
  侥幸重获新生,她只想擦亮双眼,保住性命,拿一生来回报他的情意。
  婚后,她每日穿着都归了他管。他总调侃她眼光太俗,只知道挑捡大红大绿的穿,她却轻轻从身后拥住他,灼热的气息扑在他耳根。“我眼光不甚好,都用来寻你这个仙人了,再看其他,可不都是俗物。”他羞得耳根通红,好半晌说不出话。
  女主在外人模狗样回家调戏夫君,男主表面高岭之花实际妻控软甜。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重生 女强 复仇虐渣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明璋,季濯缨 ┃ 配角:季良,明钰,明玦,湘竹,湘兰,祁若,黄泽 ┃ 其它:
  一句话简介:一个女主重生宠夫的甜甜恋爱故事


第1章
  脑部如炸裂般疼痛,仿佛万千鼠蚁在狠狠噬咬。明璋猛地睁开双眼,剧烈喘息。
  死亡的阴影久久不能散去,过了约莫有半盏茶功夫,她才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重生了。
  这是她重生回十七岁的第二天,距离她被封为太女,也才过去不足一月。
  按揉着太阳穴缓解头痛,她长长呼出一口气。
  前世种种化作梦魇,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。明璋自嘲般嗤笑一声,坐起身。自己真是可怜又可笑。
  前世他的父后早在生产之时便血崩而亡,独留他被养在贤妃名下,吃穿用度皆远超贤妃所出的二皇女。不仅如此,贤妃本人对她更是百依百顺,惯得她无法无天,只当贤妃是真心疼她,不管不顾闯下许多祸事,徒留了个纨绔之名。可在太学里被宰相赞不绝口的才名,却仿佛被谁截断,无人知晓。
  在她十七那年,女皇更是一反不闻不问的常态,将她立为太女。
  她心思幼稚,只当女皇是真心看重她,赏识她,在太女位上兢兢业业,生怕出错引女皇失望。
  可哪曾想,从一开始她就是自作多情。
  被设计残疾,软禁在府中之时,她才知道自己就是个为皇妹挡箭的靶子!
  几十年前女皇明澈还是个皇女,便早有一心上人,就是如今的贤妃蒋综。此子乃小倌馆一名卖艺不卖身的清倌,与明澈偶然相识私定终身。
  但无奈蒋综身份卑贱不配与皇女成婚,明澈为迎其入门,不得已听从赐婚,娶了当朝威武大将军独子兰莛为正君。
  她不满先皇赐婚,只当正君是个摆设。没过几年先皇去世,在兰老将军积病仙逝后,她更是没了遮掩。正君生产那日难产,她还在蒋综房里快活,下人知道正君不受宠,也跟着怠慢。等婢子通报世女出世之时,正君早已没了气息。
  明澈对正君的恶意又转移到长女明璋身上。她愤恨明璋夺了嫡长身份,挡了她与心爱之人所诞孩儿的路,只教蒋综把明璋教成个一无是处的纨绔。好早日把她推出去做挡箭牌,找机会废了她,让明钰名正言顺地上位。
  哪知明璋自己争气,虽性子骄纵,但才能半分不受影响。相比之下二皇女明钰却表现平平。
  此事更惹女皇恼怒,暗中派人挑拨了没脑子的老三,在秋猎之时做了手脚,令她坠马残疾。
  之后女皇便理所当然废了她太女之位,改立老二。老二登基后更是心狠手辣,买通了她身边之人给她下毒,让她日渐神智不清,最终疯疯癫癫头痛而亡。
  回想到自己的死亡,明璋不受控制地狠捶了一下床板。
  既然上天给了自己重来一次的机会,那自己也不能再任人宰割!女皇和老二谋她性命,便等着她断了她们的念想!女皇不是要自己为她的爱女做靶子吗,那就让她看看自己怎样一步一步毁了老二!
  听到室内响动,门外立刻传来一道温和稳重的女声:“太女殿下可是起身了?”
  明璋瞳孔猛地一缩,这个声音,她就是化成灰也不会忘。这可是她的“忠仆”湘竹啊。
  前世被明钰买通,给她下毒的,可不就是这表面上忠心耿耿的好奴才!
  明璋心中冷笑,面上却一派自然,“进来,伺候孤梳洗。”
  门外之人恭敬得应了一声,随即门便被朝内推开,端着水盆布巾等物的婢子鱼贯而入。
  明璋捧着浸了温水的布巾擦脸,心里想的却是湘竹何时背叛。
  前世她死后,灵魂却意外的未曾消散,在天地间游荡,仿佛要让她好好看清自己的愚蠢。
  她看见湘竹跪在明钰脚边,高呼“幸不辱命”,捧着赏赐时那狂热的表情,与在自己身边的温和稳重截然不同。
  眸中一冷,瞥了一眼立在门口的青衫女子,她现在也只想弄清楚,这个狗奴才是何时叛主的。
  “湘竹”,明璋淡淡开口,“你呆在孤身边多长时间了”
  青衫女子似乎有些不解她为何突然询问这些,但还是微微倾身,“太女殿下,奴自殿下五岁时被陛下赐予殿下,至今已十二年了。”
  呵,十二年了,就养出一条噬主的狗!不过既然是女皇赐的奴,那不忠于自己,也是情有可原。
  明璋眼里闪过一道冷光,随即又温和起来。她想起了湘兰,与湘竹同时跟着自己的近侍。
  前世她死后,府中奴才皆鸟兽散尽,唯有湘兰仍苦苦支撑,大骂湘竹叛主,后又在她下葬后,自请守皇陵,生活无比清苦。
  一想到湘兰,明璋立刻从回忆中惊醒。
  昨日她刚刚重生,精神状态很不稳定,自然想不起湘兰现在不在身边伺候。
  几日前湘兰劝她莫要太过信任二皇女,说看到二皇女府上客卿私下传播她纨绔之名,被重生前的她认为是搬弄是非,不仅不信湘兰所说,还把她罚去前院做了个洒扫婢女。
  现在必须立刻把湘兰调回身边,这是自己目前唯一能信任的人!
  明璋放下布巾,端坐于桌前,示意婢子为自己束发,一边缓声开口:“湘竹,去前院把湘兰唤来。”
  青衫女子微微一顿,躬身温和道:“殿下,可是要把湘兰调回来奴与湘兰情同姐妹,实在不忍她风吹日晒,湘兰更是对殿下忠心耿耿……”
  明璋从铜镜中睨视那道模糊的人影,冷声道:“孤可让你多嘴了?”
  明为关心实为试探,既然如此关怀湘兰,何不在之前为她求情此时马后炮,无非是再次挑拨,想让她心中厌烦,更加厌弃湘兰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