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网游竞技 >

你要相信我真的是白莲花 by:五色龙章(上)

时间:2019-05-16 09:45标签: 生子
文案: 本文生子,生子,生子,注意避雷! 一个执着变白的粉莲花精在网上找到了当年点化他的恩人山神,从此搬到他的山上,泡进他的水里,种地养家,照顾植(闭)物(死)人(关)的恩人,收集恩人散落在不同世界的真灵好复活他,顺便可能怀上恩人没有三四百
文案:
本文生子,生子,生子,注意避雷!
 
一个执着变白的粉莲花精在网上找到了当年点化他的恩人山神,从此搬到他的山上,泡进他的水里,种地养家,照顾植(闭)物(死)人(关)的恩人,收集恩人散落在不同世界的真灵好复活他,顺便可能怀上恩人没有三四百棵那么多的小莲花的故事。
 
连念初:“【求助】想向当初点化我的神仙报恩,但现在有点儿长变色了,怕恩人认不出我,怎么才能变回一朵雪白雪白的白莲花?急,在线等!”
岳青峰:“【求助】在论坛上指点了一名想要报恩的小道友,结果发现我可能就是他要找的恩人。我不是挟恩图报的那种人,该怎么跟他说明我的身份才合适?急,在线等!”
 
背景和一点不科学、人生赢家是一样的,修仙门派大型网游联通诸天万界,还有论坛存在,每个小故事的主角都是攻斩掉的真灵转世,仍然是人生赢家王者归来的故事。
 
内容标签: 生子
搜索关键字:主角:连念初、岳青峰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【作品简评】
一个执着变白的粉莲花精在网上找到了当年点化他的恩人山神,从此搬到他的山上,泡进他的水里,种地养家,照顾植(闭)物(死)人(关)的恩人,收集恩人散落在不同世界的真灵好复活他,顺便可能怀上恩人没有三四百棵那么多的小莲花的故事。作者文笔娴熟,行文流畅,故事趣味x_ing强。题材融合修真,种田等多种元素,通过作者独特的角度,给读者带来一种新颖的阅读体验。人物属x_ing刻画鲜明生动,通篇故事围绕着报恩,感情发展也水到渠成。
    
 
    第1章 我要当白莲花!
    
    “从征万里走风沙,南北东西总是家;落得胸中空索索,凝然心是白莲花。”
    清逸飘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,直接灌入连念初心底。
    他睁大眼睛努力想看清对方的模样,眼前却只有一片濛濛烟霭,只能分辨出一个人形的模糊轮廓,甚至连高矮胖瘦都看不出来。这个人不像其他来观花的人那样,不管他能不能承受就他的叶子上走动、蹦跳,而是单纯地把他当作一朵美丽的莲花来欣赏,踩在他叶片上的身体也很轻盈,底下的叶脉几乎没有受力的感觉。
    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人是喜欢他的,落在他身上的眼神和气息都十分温柔,还给他念诗——从没有人给他念过诗,这一定是世上最美的诗!
    他也满心欢喜,于是努力舒展开花瓣和叶片,想让人类看到他更美丽的模样。
    那人似乎感觉到他的心意,弯下腰摸了摸他尖尖的花瓣,指尖凝出一团小小的金色灵光,打进了他半开未开的花苞里。他懵懂的灵智被那团光芒裹住,花瓣本能地一层层合拢,像留住授粉的飞虫一样将灵光裹住重瓣里。
    “不行,不要合上,不能等到明天——”这时候要是合拢花瓣,明天再开花的时候就会变成俗艳的粉红色,不再是让那个人“凝然心是白莲花”的纯洁白莲了!
    他焦急地喊着,可他的花瓣还是像以往无数次梦境里一样,裹住灵光紧紧束成一朵花苞,无知无识地陷入沉睡。影影绰绰藏在迷雾里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也消失了,整片水域寂静无声,只余簌簌清风,一池叶边竖起的巨大莲叶。
   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,他在酒气的包围下重新回到了现实中。
    灵酒的醇厚香气从他全身体肤中散发出,仿佛这副躯体的血管里流的已不再是血,而是纯粹的酒精。不过这是变白的必要代价——他在网上订过一套鲜花脱色技术,其中第一步就是泡甲醇、乙醇混合溶液脱色。试过之后发现工业酒精和漂白剂对他的本体不起作用,便狠狠心买了一缸最醇厚、灵气也最炙烈的“醉仙乡”,整个儿身子都泡了进去。
    按照教程上写的,普通鲜花泡个24小时就可以暂时脱色,现在他已经泡了多久了?刺痛感在身体每一处蔓延,神志也有些昏沉,连念初睁开醺然的双眸,喃喃自语:“想当白莲花……真不是件……容易事儿。”
    浴室内灵雾氤氲,雪白的亚克力浴缸独占了大半个浴室,正对着整面墙的落地镜,从镜中映出同样白得刺眼的瓷砖,以及半靠在浴缸中,肤色、发色凝白似雪,眼眸透着浅浅粉红,身披一层质地略干硬的白色纱衣的男子。
    镜中人的皮肤微呈透明光泽,五官精致昳丽,眼神迷离地倚在浴缸里。虽然白衣白发、整个人都泛着种失血过多的不健康色泽,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精神气,似有折不断的风骨支着他,清孤秀挺,没有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    连念初对着镜子自照了许久,慢慢将左手从清透的池水中抬起来,掌心朝上一张,一朵花盘硕大、莲瓣修长的雪白睡莲便从他掌心浮起,花瓣连同蕊心都白得透明。
    可惜白是白,质地却干枯皱缩,花瓣边缘泛着种硬塑似的光泽,不是浑然天成的出水白莲。
    这副人造花儿的模样可怎么见人……就是将来有缘再见到那位点化他成精的恩人,人家看着这花儿都得觉着自己当初点化的是朵鲜莲花,不是这么个塑料花,不能认他吧?
    连念初一合掌把莲花握了回去,扶着浴缸外缘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顺手按了排水钮。饱含灵气的透明酒浆在排水口转成漩涡,浴室里清醇浓厚的酒香越发醉人,灵雾浓得几乎看不见对面镜子里的人影。连念初从浴缸里拔出泡得同样泛着透明干硬光泽的脚,倚在冷冰冰的白瓷砖旁,摸索着打开了头顶的花洒。
    冰凉的水照着头浇下来,他闭着眼抬头迎接水柱的冲击,张口喝下花洒里淋下的水。
    他从化形开始,就一直惦念着要变回白莲花,好像那位点化了他的大能报恩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