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现代情感 >

我先动的心 作者:应栀

时间:2020-06-01 11:18标签: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
书名:我先动的心 作者:应栀 文案: 『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。』 我的保镖先生求预收 作为豪门大小姐,褚焉的人生过得潇洒恣意,即便是选秀出道,也要做最红的爱豆。 就算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,褚焉也觉得这不是大事。 直到褚焉在自家大哥婚礼上差点摔倒,被
  书名:我先动的心
  作者:应栀
  文案:
  『正文已完结,番外日更。』
  →我的保镖先生求预收
  作为豪门大小姐,褚焉的人生过得潇洒恣意,即便是选秀出道,也要做最红的爱豆。
  就算母胎solo了二十多年,褚焉也觉得这不是大事。
  直到褚焉在自家大哥婚礼上差点摔倒,被霍栩之一把扶住,叮嘱她小心脚下。
  这人气质清冷,嗓音撩人,每个扣子都扣得规整,一身的禁欲气息。
  她头一次动心动得小鹿都快撞死。
  圈内传言,霍栩之是资本大佬,为人手段强硬,清冷孤傲,对女人更是敬而远之,出了名的高岭之花。
  褚焉偏不信邪,她对霍栩之一见倾心再见钟情,为了撩动这高岭之花使了十八般武艺,深夜偶遇、提前“同居”……
  高岭之花依旧不动如山。
  数次失败之后,褚焉潇洒转身,灯光明亮的宴会里,她笑得妩媚如花:“拜拜就拜拜,下一个更乖。”
  等她转身,霍栩之踩着一地星光而来,将她困在怀中,俯看着她。
  “拜拜就拜拜,下一个更乖?嗯?”
  套路王x没良心
  他是天生流云动星河,她是人间富贵堂上花,猝然相遇,流云卷花,先撩为敬。
  *1v1,he,年龄差7岁,女追男;
  *所有人设皆私设,全文为剧情服务,双初恋。
  *作者随时随地都可能修文,请务必支持正版,不然剧情会接不上。
  *本文开了防盗,购买比例不到80%的读者请耐心等待。
  内容标签: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褚焉,霍栩之 ┃ 配角:我的保镖先生/借你一双翅膀求预收 ┃ 其它:甜文、
  一句话简介:你说你爱我没想到你只是套路王


第1章
  五月,谷雨,天晴,温度28。
  “热。”
  褚焉推开窗,看了一眼室外徐徐升起的朝阳,热得微微有些躁意。
  气象预报今天最高温28度,褚焉却觉得远远不止。
  纵然是度假闻名的巴厘岛上,也不能让这份燥热减轻多少。
  待开了窗,她又坐回化妆镜前,任身后的化妆师在她脸上上妆。
  “现场已备好,新郎方准备入场。”
  助理推开门,通知褚焉做好准备。
  与此同时。
  “全部搞定。”
  化妆师在身后拿着定妆盒,自镜中细细打量他刚完工的作品,忍不住有些自得。
  实在是件精美的作品。
  褚焉也站起身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。
  粉色一字肩伴娘礼服,雪肤花貌,露出来的肩部曲线流畅,锁骨线条笔直,肌肤瓷白细腻。礼服腰部有刺绣环绕一圈收腰,衬得本就纤细的腰肢愈加迷人。
  袅袅纤腰楚王好,勾魂夺魄刀。
  化妆师满意,褚焉也十分满意。
  “今天辛苦了,新娘子那边妆容应该也快完了吧?”她转过头,盈满笑意看着化妆师。
  化妆师是国内最顶级的化妆师之一,一双手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。
  她特意从帝都叫过来的。
  他们身在酒店最顶级的套房。
  酒店外晴空万里,云层疏淡,海鸟盘旋,大海宽阔无边蔓延至无限远的远方。
  开着窗,海风卷了浪潮声扑进房间。
  空气里满是海风吹来的清香,间或还能嗅到椰子的味道。
  是个极好的天气。
  化妆师看了看表,轻笑开口:“按时间来说快了,亲爱的你一定是今天最好看的。”
  “我不用好看,新娘子好看就行。”褚焉动了动身体,轻呼一口气:“不知道我哥他们到哪了,咱们先走吧。”
  化妆师把手下东西收拾好,助理提着他箱子跟在褚焉后面。
  刚开门,便见门口站着一个人。
  这人妆容精致得体,身上穿了一件短袖旗袍礼服,旗袍剪裁熨帖,上着刺绣,颈间珍珠项链长长坠下,耳垂上一对极品珍珠耳环摇曳。
  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个词,贵气逼人。
  初看便觉得贵,再看还是觉得贵。
  化妆师咂舌。
  他眼尖,一眼便看出来这位贵妇身上所穿的旗袍是苏绣设计大师的作品,一年只做得出两件,全球再没有第二件重复的衣服。
  他退后半步,极有礼貌地跟贵妇问好:“褚夫人。”
  褚焉看着她母亲,眉头轻拧,既而松开,“妈妈,您怎么来了?”
  褚夫人挥手,让化妆师先带着人出去。
  她缓缓进了房间,脚上高跟鞋轻踩在地毯上,一派端庄大气的样子。
  褚母先是打量一眼褚焉身上妆发,看完后满意点头:“不错,我女儿很美。”
  褚焉微微一笑,并不说话。
  下一瞬,褚母脸上略带不满,责怪一般看着褚焉,“焉焉,你今天非要给鹿笙做伴娘不可?”
  褚焉一双桃花眼与母亲生得如出一辙,看人时候脉脉含情,似笼烟含纱,轻易就能让人沉溺其中。
  但褚焉与她母亲却又完全不同,她双眼过于妖娆,比母亲更多了几分妩媚。
  她脸上微微带笑,“妈妈,这件事情不是早已商定好了吗?”
  褚母眉头轻拧:“如今是什么时候?你爸爸即将退下,这样的宴会,你应该去站在你爸爸身边,而不是去做一个伴娘站在新娘身边。你需要让别人知道你爸爸看好的继承人是你。”
  她微顿,似乎是察觉自己语气不好,便微微收了些许:“你明白妈妈的意思吗?”
  褚焉冷眼看着她的母亲,母女二人同样的貌美,同样的精致可人,只她年轻,美丽有余端庄不足,跟她妈妈比起来,她常常不够沉得住气。
  她轻轻摇头,“妈妈,早已定下的事我们就不再讨论了,您看见爸爸了吗?”
  褚母依旧皱眉:“焉焉,我纵容你十年了。”
  褚焉却打断了她:“爸爸派的人过来了,我先去做好准备,您也快些,哥哥他们快来了。”
  褚母一看,房间外面还站着人在等着褚焉,而走廊一头,褚父的秘书正快步走过来。
  她立刻闭上嘴巴。
  褚焉带着人与走廊上褚父的秘书错身而过,转过走廊一角,推开门,同样的套房内,密密麻麻挤满了人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