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玄幻灵异 >

我是合欢宗女魔修?+番外 by:金大容

时间:2019-11-20 11:25标签: 重生 爽文 东方玄幻 强强
文案 叱咤沙场的北凉国女将军晏七颜死了。 莫名复生后,她战战兢兢呆在一个破山顶上, 这是一个合欢宗女魔修的洞府, 府内还有六个俊朗男徒,正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她 大徒弟段柏渊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冷漠的女魔修, 想到昨日她竟逼迫刚满十六岁的六师弟就范
文案
叱咤沙场的北凉国女将军晏七颜死了。
莫名复生后,她战战兢兢呆在一个破山顶上,
这是一个合欢宗女魔修的洞府,
府内还有六个俊朗男徒,正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盯着她…
大徒弟段柏渊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冷漠的女魔修,
想到昨日她竟逼迫刚满十六岁的六师弟就范,
下的手就狠狠握紧:“师父,六师弟昨夜劳累,服侍您更衣一事不如由我…”
“等等等等!”
这什么情况?!
晏七颜满脸懵逼:这是哪儿?她是谁?这群人是干啥的?!!!!!
她还要去救她的小太子啊!
重生后的晏七颜,顶着合欢宗女魔修之名,战战兢兢在修仙界挣扎升阶。
醒来的小太子害怕她,六个徒弟想搞死她,迫害她的未婚夫想勾引她……
呵呵呵呵,人生为什么这么艰难?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晏七颜 ┃ 配角:段柏渊,沮渠封坛,禅鸿轩 ┃ 其它:
 
  第1章 成了女魔修?
 
  她将太子救出来的时候,天下着滂沱大雨。
  身后的凉州硝烟弥漫,她握着一把残剑拉着十四岁的北凉太子一路往南边逃去,想竭尽全力保全这小孩的x_ing命。但后背的那一箭伤得实在太深,鲜血不断从箭端流下来,滴得满身是血,再走两步,她终于扛不住跌倒在了地上。
  剧烈的痛楚让她脸色苍白,视线都变得模糊。
  身后的太子可怜巴巴冲上来,想要将她扶起,但一碰她的血流得更多,便吓得呆立在原地:“晏,晏将军……你还好吧……”
  她特么这样能好吗?!
  晏七颜几乎是咬着牙想硬挺着站起身来,但疼痛就仿佛生根在她骨头里,手臂略微一用力支撑,就再次倒了下去……完了,她怕是逃不出去了。
  背靠着身后的一棵枯树,她缓缓抬起头,看着天空不断降落的雨,那雨水像细线一样打落下来,落进眼睛里,又痛又涩。
  她是北凉国武将之女,十二岁随父入军磨炼,十四岁立下战功,十九岁被封为北凉第一女将军,二十四岁率领北凉军攻下边城六国,叱咤沙场……但是谁能想到,有着如此强大军力的北凉国最后竟然会沦落到这般地步,被北魏攻破城防,连都城都保不住。
  北魏的强大实在诡异,众人都说他们那儿来了一个会吃人的女魔修。
  这女魔修修炼邪术,每天都要与男子同房,吸男子精气精元,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皇族男子,龙脉为根,能助其功力大增。北魏的皇帝昏庸无能,为了能长生不老把自己的几个儿子兄弟全送给了这个女魔修,到最后自己国家的皇子血脉全被用尽了,就把矛头指向了北凉国。
  她领兵抗战,打了一场又一场,可谁曾想未婚夫禅鸿轩身为北凉国丞相却贪生怕死,打开了都城城门,放了北魏军进来。
  她遭前后夹击根本无力抵挡。
  北凉帝君沮渠牧犍托付了太子给她,让她竭尽全力保全这个十四岁的小儿,为北凉留下最后一丝血脉。
  她血洗沙场攻出王城,但后背却被禅鸿轩一箭s_hè 中伤及要害,根本无法再走远。
  晏七颜望着昏暗的天,还有漫天大雨,忽然扯了扯嘴角,“好看的男人,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  “晏将军……”身边的小太子已经眼泪汪汪,他跪坐在晏七颜面前,看着她浑身上下的血,瑟瑟战栗。
  晏七颜用尽全力伸出手,用满是茧子的手掌轻轻覆在他柔软的头发上:“殿下,从现在开始,你就沿着前面那条路走,无论身后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回头。别担心,我会在后面一直看着你,你不是孤身一人。”
  “晏将军……”
  “走!快走!”
  她的声音撕裂沙哑,目光却坚定的看着他……走,走出凉州,走出北凉国,走到一个可以不被女魔修抓到的地方,从此以后隐姓埋名,好好活下去!
  小太子哭着转过了身,开始一步一步朝着远离她的方向去。他每走几步都会试探x_ing的问:“晏将军在吗?”
  “在。”
  “晏将军还在我身后吗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晏将军……”
  “我在看着你。”
  “晏将军?”
  “晏将军你在哪儿……晏将军,我好害怕……”
  **
  “呜呜。”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  有什么人,一直在耳边哭着。晏七颜只觉得整个脑袋痛得几乎要撕裂了,她的意识像是被困在一个铁盒里,拼命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。
  小太子怎么样了?她还在枯树下坐着吗?她是不是已经死了?
  死……晏七颜忽然猛地睁开了眼睛,只见视线所及最近之处竟蜷缩着一名青衫少年,他的衣服似乎被什么人扯破了,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和手臂,翡玉腰带也被拉断在一旁,系不上的衣角就那样松散着,她甚至可以看到袒露出来的细腻肌肤。
  晏七颜脑子瞬间断层了,她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,突然听到“砰”一声,有一个银发男子从外面闯了进来,当他看见床榻上那蜷缩在角落哭哭啼啼的青衫少年时,袖下的手几乎是一下子握了拳。
  但是很快,他深吸了一口气,压抑住眼底的怒气,恭敬的走上前,朝着晏七颜拱手一拜:“师父,司青昨日侍寝想来比较劳累,服侍您更衣一事,由我来罢。”
  他说着已伸出手探了过来。
  晏七颜条件反s_hè 的往后退了几步,然后整个人没反应过来直接摔到了床榻下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