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玄幻灵异 >

鬼火魔灯 作者:梁晓裳

时间:2020-04-10 20:55标签: 情有独钟 爽文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
文案: 思问和蒲黎第一次相遇,是凡界溪水央,一个精灵古怪,一个器宇不凡,从彼此厌弃到相知相许,说不清,是谁先动了心。 第二次见面,是魔界黑木林,才知彼此身份,一个是鬼谷公主,一个是魔宫少尊,地位相当,门户匹配,这场盛世联姻,一时传为魔界佳话。
文案:
  思问和蒲黎第一次相遇,是凡界溪水央,一个精灵古怪,一个器宇不凡,从彼此厌弃到相知相许,说不清,是谁先动了心。
  第二次见面,是魔界黑木林,才知彼此身份,一个是鬼谷公主,一个是魔宫少尊,地位相当,门户匹配,这场盛世联姻,一时传为魔界佳话。
  第三次重逢,已是百年后,鬼谷被屠,族人尽殇,她劫后重生,已是巍巍鬼帝,再度归来,她只想要一个真相而已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爽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思问,蒲黎 ┃ 配角:黛墨,炽灵,魔尊,霖风 ┃ 其它:爱不得,恨别离
  一句话简介:我乃三界鬼帝,谁奈我何


第1章 夜河遇“水鬼”
  魔界话本中描绘的凡界可谓是枕稳衾温,妙趣横生,思问神往已久,所以偷偷跑了来。
  此刻,她正泡在凡界一汪清水潺潺的溪中,借由徐徐清风散尽这几日的疲惫烦忧。
  远处传来几声清幽动听的蛙鸣,伴着阵阵荷香引得星辰侧目,虽已墨夜,到底还是有几只不肯安眠的蝉,非要唱一首此起彼伏的音律给月听。
  老树顽心不改,生生将月光扯成一地碎玉,巍巍树影欢快的扭着,冷不丁又惊了哪只小雀的美梦。
  夜风习习,溪水渐渐变的冷了,思问见石头上的衣服已经差不多干了,便决定上岸。
  谁知刚要站起,便看见远处飘来一个模糊的东西,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袋,又像浮在水上的木头。
  那东西越漂越近,她便又好奇心泛滥了。
  待它漂啊漂,终于离她仅有几米远的时候,她方才看清,那竟是个人!
  好像还是个男人!
  他果真是飘在水面上的……
  “漂了这么许久且一动不动,应该已经……死了吧……”
  咳,真是可怜,还是将他先打捞起来吧,免得漂着漂着再被鱼虾吃掉,连个全尸也落不着。
  她果然善良。
  思问慢慢靠过去,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刚要往回拖,谁知男人突然挣开了她。
  “啊……,”她几乎七魄被吓走了六魄。
  男人也吓到了,额……确切的讲,应该是被她的叫声吓到的。
  “何方妖孽?”
  “何方神圣?”
  他们几乎同时开口。
  失策啊失策,他称她妖孽,她却称他神圣……
  算了,她这么大度,何苦计较这个。
  何况,妖和魔,本是同根嘛,虽然这个孽字,着实有些伤人……
  男人先她一步站起身,刚要开口,却在看她一眼之后突然背过身去:“你先……穿上衣服。”
  思问看了自己一眼……
  光.秃秃如初生般干净……
  然后……
  发出了更为悲惨的喊声。
  “你不许看!”
  她冲他喊道。
  男人道:“你放心,我没有任何兴趣。”
  语气y-in寒,没有半分愧疚。
  实在是嚣张极了。
  不过此刻,思问实在没时间计较。
  她慌慌忙忙的上了岸将衣服穿好。
  抬起头,男人已站在她身前。
  他背对月光而立,身长八尺,英姿挺拔。
  思问不禁多看了一眼。
  没想到他不仅身姿绝世,容颜亦如昆仑美玉那般完美无暇。
  她忽然忘记生气了,只顾着欣赏起那张冠绝世间的脸来。
  原来凡界“积石如玉,列松如翠,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”这句话,竟不是空x_u*e来风啊。
  “看够了吗?”男人的语气冷的像冰。
  瞬间让她失了好印象。
  “这话应该我说吧,公子夜不归寝,在这湖中装死人,要吓死谁吗?”思问自然不会甘拜下风。
  容颜绝世又怎样,占了便宜还盛气凌人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鸟。
  男人轻瞥一眼:“姑娘若入夜归寝,自然也不会被吓到。”
  呦呵……
  明明是他看了她的……
  他竟还觉得是她的错!
  思问拍地而起,准备跟他好好辩上一辩,谁知石头上水滑,一不小心,她竟直直的向水中摔去。
  男人不仅不打算救她,反而躲开了……
  “哼,那就一起落水吧……”
  于是乎,思问一把扯住男人的衣襟,打算将他一块拖下水,惩治一番他的嚣张跋扈。
  男人一惊,突然反手拉住她,将她扯回了石头上。
  他的力道如此之大,思问只觉整个胳膊麻麻疼疼,很不是滋味。
  “东西还我……”,男人瞪了她一眼。
  “什么东西……”思问正恨恨的揉着胳膊,然后,才发觉手中多了东西。
  想是刚刚慌忙之中在他身上扯下来的罢。
  思问摊开手将东西递给他,然后又猛地将手收回……
  她反复揉了揉眼睛,这才确定自己并无眼花。
  这……这不是她今天白日里输在凡界赌坊的灵石吗?
  怎么会在他这!
  思问尚未想通,男人竟一把将灵石夺了去。
  “此石如何在你身上?”思问急忙发问。
  男人似是没听到她的话,抬脚便要离去。
  她必要弄懂缘由的,这灵石跟了她许久,今日不慎才输在了赌坊中,她还想着改日去赎回来呢,毕竟这可是贴身之物。
  她拦住了男人的去路:“我问你,这个灵石为何会在你那?”
  男人面上有几分吃惊,但旋即恢复冰冷:“你认得此物?”
  “自然,”思问脱口而出:“这本是我的物件。”
  这下子,思问看到男人的脸上惊讶更甚。
  男人稍稍退了几步,似在仔细观察,片刻后眸中猛的多了几分惊讶,方才低声开口:“原来是你。”
  思问并未看懂他的惊讶,也无意追究,只道:“什么是你是我的,你说,你怎么会拿着这个灵石。”。
  男人陷入深深的沉思。
  “你在赌坊中赢的?”思问再度催促。
  男人又细细打量她一番,冷冷相对:“不管我如何得来,此非凡物,岂该是你一区区凡女所有,休的妄言。”
  “我岂有妄言,这灵石中心偏左处刻有一个‘问’字,乃是我的名讳,”思问和盘托出。
  她看到男人的眼珠转了一转,眉头慢慢锁了起来,然后语气变的更为y-in寒:“你去过魔音山?”
  “我……我……干你何事?”她才不要回答。
  男人道:“此石出自魔音山,乃是灵物,你一个凡女如何取得?”
  “我……你管我,”她凭什么回答他,她可不想暴露身份。
  等等,既是魔音山之物,他又如何认得,难道他也是仙魔之辈?
  “你又怎知此石来历?”她反问他。
  男人却又瞥她一眼,转头离去。
  “你还未答我,”思问追了上去扯住他的袖子。
  “再这般纠缠,我便不再对你客气!”话一出口,思问看见一股凌厉之气在他眼神中飘过。
  吓得她赶紧放开了手。
  “你是不是在赌坊中赢的?”她大声叫喊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