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玄幻灵异 >

鬼王的甜宠文日常+番外 作者:云深处见月

时间:2020-04-19 14:21标签: 甜文 灵异神怪 穿书 宫廷侯爵
《鬼王的甜宠文日常》作者:云深处见月 本文文案: 青黛一睡六百年,却忽然得知自家情郎正在作死,惊的她掀翻了棺材盖,爬了出来。 鬼王陶灼穿越书中,成了宠文男主早逝的未婚妻 京都皆知,因为定国公府的一个小小庶女,怀谦候府嫡五小姐被荣王世子退了婚 众
  《鬼王的甜宠文日常》作者:云深处见月
  本文文案:
  青黛一睡六百年,却忽然得知自家情郎正在作死,惊的她掀翻了棺材盖,爬了出来。
  鬼王陶灼穿越书中,成了宠文男主早逝的未婚妻
  京都皆知,因为定国公府的一个小小庶女,怀谦候府嫡五小姐被荣王世子退了婚
  众人还来不及道一声惨,就听说那个从小寄养在佛寺,坊间传闻已经出家的雍王还俗了?
  并且亲自上侯府求娶陶五小姐,还发誓要一生一世一双人?
  这一波三折,京都众人表示,他们都已经惊呆了
  陶灼,就是那个被退婚后,又被求婚的五小姐
  内容标签: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甜文 穿书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陶灼,守慧(摄雍) ┃ 配角:陶定章,华云芝,摄宗明,傅婉瑶 ┃ 其它:穿书,男主,女主,退婚
  一句话简介:男主唤我叔祖母*他是我前未婚夫


第1章
  大运河上船行如织,热闹非凡,忽的喧哗声起,凝神一看,竟是一艘巍峨威武的楼船行来,上面赫然悬着怀谦二字。
  “原是怀谦侯府的船,”路人一时了然。
  “只不知这船上何人,又是去往何处呢?”
  “你竟不知?这怀谦侯府嫡三公子陶定章,乃是皇上御笔亲点的探花郎,此去怕是上任去了。”
  “不愧是名满天下的怀谦侯后裔,只是兄台,你可知他们这是去往何处?”那好奇之人,瞬间了然,竟是不以为意的模样。
  道是为何?原来这怀谦侯乃是**打天下时,麾下的军师是也,为人谦逊多谋,智多近妖,后天下平定,**大封群臣,便为他定下怀谦二字,若说是他的后人,这探花,还真是不值得惊讶。
  “这我便不知了。”路人摇摇头,便进船舱去了。
  而怀谦侯府楼船上正一片混乱。
  “大夫,快看看我儿病情如何了?”
  陶灼刚有了一点神志,还来不及多想,就听见耳边传来一温柔入骨的声音。
  可惜哀戚多了些,她心里想着,不等她努力多想,就发现自己手腕被人捏住。
  “放肆,”她一声怒喊,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发出声音,这下她彻底惊住,顾不上别的,开始想这是怎么回事。
  ……
  她渡劫了,而且还渡劫成功了,哈哈,这下那些叫她妖女的正道修士怕是要气死了,她幸灾乐祸的想。
  然后呢,然后……接引神光降了下来,她正美滋滋的准备前往仙界,却发现眼前一黑,接着出现在一个莫名之地,无上下左右之感,似是无边无际,她在那里,看见了一本话本。
  她本来懒得看,却发现那个黑黢黢的地方不管她怎么折腾,都没有丝毫反应,无聊之下只好翻了翻。
  这话本原讲的是凡界一个普通的女子,移魂到另一个凡界的国公府小庶女身上,再一路依靠之前那个凡界的东西,让自己名利双收,最后嫁给王府世子的故事。
  这让她觉得有点意思,不过看到最后,发现那个王府世子有个早夭的未婚妻,竟然还和她同名的时候,她就有点不高兴了。
  所以她为什么会在这里?
  她接着想。
  哦,对了,最后一道莫名的声音在她识海了响起,说她这一世虽然法力大成,但是还没有经历过感情,所以要她来体会体会  ???
  你驴我呢,她心里一万头Cao泥马跑过,她修仙几千年就没听说过成仙还管这个的
  可没等她多骂几句她就失去了意识,所以,这就是那个书里的世界了?
  虽然心里暗骂着,可她还是不禁有些好奇。
  想着想着,应是这具身体太差了,陶灼又昏睡过去
  然后,她被哭声吵醒了,这不禁让她有些烦躁,修仙界谁不知道鬼王陶灼起床气巨大,怎么还敢有人来触这个霉头
  她气势汹汹的想,然后一愣,哦,对了,她现在成了个凡人啦
  “阿灼,你不要睡了,醒醒好吗,娘给你做了最爱吃的醪糟圆子,只要你醒了,爱吃多少吃多少,娘再也不说你了,你醒醒啊阿灼。”又是那道温柔的女声,只是声音似乎有些沙哑
  陶灼想,哦,这就是自己的娘了。
  “阿芝,别哭了,阿灼一定会平安无事的,你若哭坏了身子,岂不就无人照顾阿灼了,”又一道温润的男声响起,只听着,就让人觉得这必是一文质彬彬的温润君子。
  诶呀,看着这个便宜爹娘都很喜欢本王呢,陶灼美滋滋的想,那自己就勉强做个好孩子吧,
  “爹,娘,咳咳咳。”陶灼睁开双眼,声音嘶哑的说,啊,嗓子好疼。
  “阿灼,阿灼你醒了,大夫,大夫。”华云芝一愣,赶紧扑上去抱紧陶灼,口中一叠声的说
  “娘,阿灼嗓子疼,”陶灼口中软软的撒起娇来。
  她看小阿灼记忆里就是这么做的,应该没问题吧。
  “翠浓,小姐醒了,快叫大夫来,”陶定章也是十分激动,扬声唤了丫鬟一声
  他自己则是端起茶壶,倒了一盏温水递给妻子,随后难掩喜悦的看着陶灼。
  陶灼就着美人娘亲的手咕噜咕噜的喝光,这才感觉火辣辣的嗓子有了好转。
  啧,脆弱的凡人,她烦恼的想,不过这对便宜爹娘对本王真的还不错诶。
  “爹,娘,阿灼醒了,你们不要难过啦。”
  都把我吵醒了,她心里暗搓搓的想。
  “好孩子,娘的好阿灼,”可听到陶灼这么贴心的话,华云芝却是一把拥住了陶灼,泣不成声
  陶灼愣住,怎么又哭了呢,随后无奈的看着美男爹
  “呵,”陶定章本来也十分窝心,可看到陶灼圆溜溜的眼睛里满满的无奈后,失笑出了声,却并不阻止,只袖手旁观。
  陶灼愤愤的看了美男爹一眼,只好自己上了。
  回想了一下当初钧界那些狐狸精是怎么哄人的,她伸出短短的小手拍了拍美人娘亲的后背,又顺了顺头发,“美人儿,你别哭啦,你哭的我心都要碎了。”
  随后就发现手下的美人娘亲僵住了,再一看,美男爹也愣住了。
  “噗,”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屋的丫鬟倒是不禁低笑出了声。
  华云芝抬起头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陶灼,“好阿灼,刚才那话你是从哪儿学的?”
  陶定章也上前一步,摸了摸她的双丫髻,“阿灼还记得吗?”
  两人此时的心情出奇的一致,到底是谁,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听到了这些浑话。
  情况不太对,陶灼悄悄的看了两人一眼,眼珠子一转,咦,不能说吗?
  “阿灼也不记得啦,”她理直气壮的说,她可没撒谎,她的确不记得是哪个狐狸精说的这句话啊。
  华云芝和陶定章对视一眼,倒是没想到陶灼会掩盖事实,只决定回去好好彻查一番。
  如此一番心情起落,华云芝倒是顾不上再伤心激动,一时间拉着陶灼的手,问她身上还有哪儿不舒服。
  紧接着大夫就来了。
  陶灼眼看着老大夫大干巴巴的手又搭在自己手腕上。
  忍住,不能拍飞他,凡人很脆弱,她在心里一句接一句的说
  贼老天,
  再骂一句该死的天道。
  “即能醒来,令爱身体便已无大碍,之后只需好好调养便可,”老大夫收回皱巴巴的手,抚了抚白胡子,缓声说道
  听到这里,陶定章和华云芝才算彻底松了口气,亲和的送走大夫,又拉着陶灼细细交代了一番
  眼见她喝了药,陶定章才扶着松懈后气力不支的华云芝回房休息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