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悬疑推理 >

代号零零零零+番外 by:静舟小妖(上)

时间:2019-05-24 21:01标签:
文案 章四少说:你要俄制核弹?行!你找个面瘫来,只要他肯陪少爷睡一晚,我把美制导弹一起送你。 雷钢(面瘫): 某恐怖分子(内牛满面):四少,您说的那面瘫不会就是您身边这位 章四少笑弯了眼,哎呦喂,被你看出来了? 00:00 新的一天开始。 床上各种翻
文案
 
章四少说:“你要俄制核弹?行!你找个面瘫来,只要他肯陪少爷睡一晚,我把美制导弹一起送你。”
 
雷钢(面瘫):……
 
某恐怖分子(内牛满面):“四少,您说的那面瘫不会就是……您身边这位……”
 
章四少笑弯了眼,“哎呦喂,被你看出来了?”
 
00:00 新的一天开始。
 
床上各种翻滚萌音响起……
 
国安局妖孽特工VS面瘫特种兵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张章(章四少)VS雷刚 
 
配角:向硕;阿里;林峰;吉珠嘎玛 
 
其它:热血;谍战;特种兵;国安局;特工;军火大鳄
 
 
正文:
 
第1章 不一样的人生
  
  “……所以我们通过预估,张邦文先生的个人财产约有49亿美元,根据他生前遗嘱,将其中的50%捐赠给中华慈善总会,……”
  刘律师将最后一句话念出,身体微微的向旁边站立的保镖靠了几分,环顾着张邦文的四位子女,预期中的惊讶、质疑、恼怒,种种情绪果然纷沓而来,形成了强烈敌视的气场,让他吞了口口水,慌乱的收回了视线,脑袋里却突然印入了一个画面。
  坐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抬手吸了口烟,浅眯慵懒的眼透过袅袅升起的烟雾看向自己,与他的兄姐截然不同的淡定表情。
  “咳!”刘律师醒了下嗓子补完了最后一句话,“……剩余等份由子女张藤、张协、张青珊、张章四人均分。”当他念到张章的时候,视线忍不住又落在了那个年轻人的脸上,对方回应般的眉梢轻挑,浓而长的睫毛遮挡住眼底的情绪,不知道是否错觉,只觉得抿紧的嘴角似乎微微勾起,露出一分玩世不恭的笑。
  张章,张邦文的幺子,这种与预计中差距甚远的表现,让刘律师心里多了几分忐忑。
  张邦文在半个月前意外去世,车祸,直接被一辆大卡车碾了过去,救出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滩烂泥,死的第二天便上了国内各个媒体的头条,评论有好有坏。
  张邦文早年走的黑道,积攒下了大量的身家,后来顺利漂白,从生产布料开始到各种高科技的轻工业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像是天都在帮着他一样,身家一年一个翻,最终爬上了福布斯200强的榜单。
  他死的那天张家没有乱,有条不紊的进行事后处理,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表现出色,在最短的时间稳住了这个商业帝国,将老爷子安安稳稳的送走了。
  刘律师今天就是来宣读遗嘱的。
  作为张邦文的家族律师,刘律师没少和这个家族打交道,印象里张家的第二代都还算是有素质的商人,可这毕竟是50%的身家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要被揍上一拳才被保镖救下来的准备。
  庆幸的是大家虽然情绪波动较大,但是老爷子的积威犹存,自身的教养犹在,只有老二从他手里抢过遗嘱看后恼怒的摔到桌面外,场面一直保持着压抑的冷战状态。
  刘律师站起身刚准备告辞,对面的张章用更快的速度站了起来,把刘律师嘴里的话堵了回去。
  张章弯腰在水晶制的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,起身似笑非笑的在刘律师的脸上打量了一圈,拎着外套走了出去。
  “老四,你要干什么?”大哥张藤开口喊道。
  张章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健步走出大门。
  刘律师注视着张章的背影消失,急忙回身告辞,说了一些套话,带着没派上用场的保镖出了门。
  刘律师刚刚坐上车,就见到一辆蓝色的保时捷跑车从车库里开了出来,甩了一个尾,在烈日下拉出蓝色的光痕,直直的向自己冲了过来。
  这是要杀人啊!?刘律师瞪圆了眼啊啊的大叫,差点儿吓出尿来,结果那辆跑车擦着车边,撞坏了后视镜,在玻璃碎裂的声响里轰着油门,嘲笑般的呼啸而去。
  刘律师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看向了身边的保镖。
  保镖的目光追着蓝色保时捷的尾灯远去,后怕的收回目光,喃喃低语,“张四少?”
  “应该是吧。”刘律师魂不守舍的点头,将手帕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,“老爷子家里最彪的一个。”
  刘律师回想之前宣读遗嘱的时候,老爷子的几个子女里,似乎只有这个张四少默默的坐在沙发上,像是嘲笑一般的看着所有人,那眼神懒洋洋的,却像是一把利剑将整个空间隔成了两块,极度的热和极度的冷。
  早年刘律师刚刚为老爷子工作的时候,接到的第一个工作就是遗嘱公证,无论任何时候,只要老爷子去世,财产就有一半要捐出去,还叮嘱他不准提前告知儿女,所以巨大的财产瞬间缩水一半,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也在情理之中。
  只有张四少,大厅里的淡定和之前的疯狂,让刘律师完全无法猜透对方在想些什么。
  张章一路开着那辆骚包车狂飙,穿越了大半个城市,然后一脚踩死了油门,将车停在了一处写字楼下。
  他掏出手机寻了个名字叫1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,骨节分明春的手指快速在在方向盘上敲击着,耳朵里的嘟嘟声让他烦躁不已,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他妈用这个当通话铃声的?
  在响了数10下后,那边接起了电话,“你好,张章。”很准确的叫出了他的名字。
  “我在楼下。”张章沉声说道,抬头透过挡风玻璃想要看清26层高的大楼里会不会探出一个脑袋来俯视自己。
  “稍等,我们会有人下去接你。”
  张章没吱声,反手就挂了电话,将车开到了停车位后,便向大楼走了进去。
  上午10点,早已过了上班高峰期,只有一台电梯的数字从12楼在变化,张章寻了个不累的位置盯着那个数字一层层的减少,到了1,电梯门‘叮’的一声打开,走出来一名穿着西裤衬衣类似于白领阶层的男人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