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悬疑推理 >

北宋·清泉奇案之山歌+番外 by:七名

时间:2019-05-26 09:35标签: 悬疑推理 阴差阳错 恐怖 相爱相杀
文案: 下下签 天寒孤叶逐飞雪,风飘万点动人愁。 泥墙倾跌化尘土,祸从口出难临头。 乾清蹙眉,看了看手中的破纸条,哼了一声,使劲将其揉成一团。 他只当这是个玩笑没想到一语成谶 《北宋清泉奇案之山歌》是《北宋清泉奇案》系列的第二部夏乾清离家出走,
文案:
下下签——
天寒孤叶逐飞雪,风飘万点动人愁。
泥墙倾跌化尘土,祸从口出难临头。
乾清蹙眉,看了看手中的破纸条,哼了一声,使劲将其揉成一团。
他只当这是个玩笑没想到一语成谶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北宋清泉奇案之山歌》是《北宋清泉奇案》系列的第二部夏乾清离家出走,前往汴京,却与易厢泉失散本想在汴京相会,谁知——山间突遇风雪,乾清进入古怪村子,竟无法再出来一曲诡异山歌,拉开离奇事件的序幕当乾清遇险,生命垂危,谁又能出手相救?
 
内容标签:恐怖 y-in差阳错 悬疑推理 相爱相杀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易厢泉,夏乾清 ┃ 配角:曲泽 ┃ 其它:
 
 
正文:
 
  ☆、序章
 
雪花从铅灰色的天空无声落下,落到褐黄色的屋瓦上,也落到破败倾颓的墙垣上。远处的群峰弥漫在雪的烟雾里,变得迷蒙,变得飘渺。
  还未到十一月,雪花降临了小镇。齐鲁一带的冬日不能算寒冷,可今年的冬,来的格外早,让人措手不及。小镇离兖州不远,却偏僻的很。往来商客不多,城中连几个像样的客栈酒肆都没有。
  小镇东门口的白色石阶上,坐着个独眼算卦人。天气y-in沉,乌云遮日,雪花似有下大的趋势。行人匆匆,无人往这边看上一眼,都巴不得回家去裹着厚衾,燃着炉火,喝着小酒。
  算卦人见没有生意,无奈的大声吆喝。
  “算卦咯!陈天眼算卦——只要五文!风水、测字、解咒、做法事。不灵验,不要钱!”
  他喊的倒是热乎,可偏偏无人理会。五文算卦,谁信?本地人都不信。这个独眼算卦人名叫陈天眼,没什么本事,只会骗骗外地人。
  可是外地人,也没有几个。
  万万不曾想到,陈天眼话音未落,一锭雪花纹银摆上了桌。一个小厮模样的人畏畏缩缩的站在摊位前面,脸色灰白。
  “我来替我家老爷除晦气。”
  都说财大气粗,可小厮的声音小到不能再小。陈天眼见他印堂发黑,嘿嘿一笑:“我看,您身上也带着晦气呐,说吧,求签还是算卦,莫非要做法事?”
  小厮听了他这话,面如土色:“您要是真有本事……这银子,能不能除我和老爷两个人的晦气?”
  陈天眼见其出手阔绰,装模作样道:“不好说,不好说!你们是招惹了哪路神明?”
  “鬼。”
  小厮此言一出,双唇颤抖,汗如雨下。陈天眼一愣,憋住笑,又半眯着眼道:“哪里遇上的?什么时辰?女鬼?狐仙?黄仙?”
  小厮伸手一指。远处的苍山立于纷飞小雪之中,带着几分诡异。
  “五日前,良山上,吴村中。”
  只见山中雾蒙蒙一片,依稀可见几个黑色小点,那便是萧索的村庄了。那些黑点冒出了阵阵烟雾,多半是炊烟,却怪异的冲破的云雾,指向灰色的天空。
  吴村?
  陈天眼一惊,一把推开了银子。
  “解不了,解不了!吴村惹的鬼,怨气太大,招架不住!”
  闻言,小厮有些颤抖,顿了一顿,竟然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他看着陈天眼,扑通一声跪了下来。
  “求求您救救我!我家老爷不信鬼,可是,那分明就是——”
  陈天眼赶紧摇头:“吴村一直邪乎的很,你们非要去,你瞅瞅,出事了吧!我帮不了你,进村口有个山神庙,你还是带你家老爷去拜拜吧。”
  小厮哭丧着脸:“我家老爷几日前去山里看石观星,迷路回不来,就在吴村借宿了。我是被老爷拉进村去的,老爷不信邪,见了山神庙压根没有跪拜。”
  陈天眼一想,他家老爷是谁?附近有什么达官贵人?
  “你家老爷姓啥?”
  “沈。我家老爷被圣上怪罪,一路从汴京来到此地,不久就要去均州。老爷以前做过司天监,推算过历法,从来不信邪。”
  陈天眼琢磨琢磨,似乎真有这么号人物。政治上的小人,前一阵因为战败领导不力被贬谪。在其它方面反而有造诣。
  “那……你们在吴村看到什么了?鬼?”
  小厮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  “我们半夜借宿在吴村,老爷睡的很香,说梦里见到一美丽年轻女子,还听闻了女子唱歌。可是我、我——”
  陈天眼双眼一眯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  “老太婆!我看到的是一个丑陋老太婆!”
  陈天眼闻言,哈哈一笑,却又顾虑到小厮的神情,故而轻咳一声:“你们俩梦见了不同的人?就这事?成,我给你们解晦气。”
  语毕,扬起手来,似是要念咒。
  “不是,不是,”小厮赶紧摇头,“老爷是梦到的,不作数。我……我亲眼是看到的!老太婆进了屋,唱着难听的歌,又被一只手拽了出去。”
  陈天眼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。
  “要我去府上做法事?好说。”
  小厮自顾自的说着:“在那之后,我睡的昏沉。醒来后也迷迷糊糊,立即返回府中,却发现……我们随身财物都不翼而飞了。老爷所梦、我所见,不是同一女子,一老一少。可是我们都听见了同一首山歌,曲调可怖,特别难听。您说,这是什么女鬼唱的?”
  “你还测不测字,做不做法!”陈天眼拧着眉毛,拍拍桌子,“吴村闹鬼,你这是小鬼。我法力高强,能给你收了。”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