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悬疑推理 >

礼物+番外 by:DNAX(下)

时间:2019-05-28 09:15标签:
第40章 韩路和林希言都沉默。 他的眼睛瞎啦,还是凭着记忆摸回了家。佣人吓得半死,连夜出去找大夫,可宋家是重点批斗抄家的地方,为了划清界限,谁也不肯出诊。宋良死了,害死他的人都活着。家破人亡,家破人亡。老头喃喃自语。 后来呢?韩路问。 后来那些
第40章
  
  韩路和林希言都沉默。
  “他的眼睛瞎啦,还是凭着记忆摸回了家。佣人吓得半死,连夜出去找大夫,可宋家是重点批斗抄家的地方,为了划清界限,谁也不肯出诊。宋良死了,害死他的人都活着。家破人亡,家破人亡。”老头喃喃自语。
  “后来呢?”韩路问。
  “后来那些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啦。几个带头闹得特别凶的,死得也特别惨。事情越闹越大,终于派人来调查,可该死的人都死得差不多啦,就查不出凶手是谁。知道内情的人心里都有想法,认为是宋良的鬼魂来报仇了,可当时谁敢说一个鬼字,那是封建迷信的落后思想,马上就变成被批斗的对象啦,他们也怕呐。那些人死了,虞家花园成了鬼屋,大家都相信宋良成了恶鬼。”老头说,“我不信,他是好孩子呀。我知道人不是他杀的,他胆子小,心肠那么好,路上生病的野猫也会抱回来养,怎么可能杀人呢?不是他杀的呀。”
  韩路和林希言都看出这个老人和宋良有着不寻常的关系,但见他沉浸在过去悲伤的回忆中,不忍心c-h-*a嘴。过了一会儿,老头抬起头来看着两人:“你们在虞家花园,有没有见过阿芳?”
  听到阿芳这个名字,林希言皱眉,韩路皱鼻子。
  “你们没见到阿芳吗?”老头疑惑地说,“不会的,阿芳一定在,她说过要一直在那里,永远不离开。”
  韩路身上凉嗖嗖,想到自己在虞家花园住着,那里居然不止一个鬼,难怪陈继被吓得不轻,那地方不能住人。
  林希言还想再问,老头却说:“你们走吧。”
  韩路:“我们还有事想问。”
  “不说了,我累啦。”
  “宋良是您什么人?他的事您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。”
  老头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,可那并不是笑,这个笑容让韩路想起刚才小男孩说的话“爷爷哭了”。老头用手掌擦了一下眼睛:“我也姓宋,我叫宋孟杰。”
  “宋?”林希言发着愣。韩路捅了他一下:“姓宋啊,宋先生。”
  林希言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苍老肮脏的老人,实在难以和陈继拿给他看的照片重合起来。尽管关于虞家花园过去主人的照片上全都看不到脸,但从衣着和身形来看也可以感觉到那是一户有教养的体面人家,无论如何无法和乞丐一样的垂暮老人联系在一起。他是宋良的父亲,他已经这么老了,谈起当年的往事仍然心有余悸,目光中偶尔流露出愤怒与伤心。家破人亡是对他最好的形容,韩路和林希言却没想到虞家花园真正的主人还健在。
  “宋老先生,你知道我们会来找你?”来找宋良只是他们临时的决定,不应该有人知道,除非韩路撒谎,故意引他来这。但这个想法被否决,从什么时候开始,林希言的内心深处已把韩路列为可信的对象,也许就是刚才他说矜寡孤独废疾者,皆有所养的时候。虽然这个家伙总是满嘴胡言乱语,说话半真半假,可他也是有心的。不是韩路,那么只有死胖子中介。这个中介人可靠吗?难道整个租房的过程中,他从未和房东联系过?
  老头昏暗的目光盯着他,林希言正在想心事,忽然听见他问:“你们相信世上有鬼吗?”
  又是这个问题,林希言瞠目结舌。老头朝门外招了招手:“小毛,你过来。”
  刚才那个小男孩还躲在外面张望,老头一招手,他飞快地跑了进来,乖乖喊了声:“孟爷爷。”说完还朝林希言眨眼睛。
  “小毛可以看到我。”
  林希言一愣,什么叫可以看到?
  老头摸着小男孩的脑袋:“小孩子心净,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。”
  “什么是看不到的东西?”林希言犯嘀咕,老头颤巍巍地站起来,走到刚才小毛磕头的地方,指着供桌的一角。他的手指瘦骨嶙峋,如同鬼爪一样,指着前方时却一动也不动。林希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不知什么时候,桌上出现了一长排灵位,其中一个毫不起眼的牌位上清楚地写着宋公孟杰之位。林希言眼皮一跳,转头再看老头,觉得他的样子非常诡异,树皮一样的脸塌了下来:“世上有鬼啊,有些你能看到,有些你看不到。你们能看到我,是那块玉的问题,是那块玉的问题。”
  老头瘦骨嶙峋的手猛然间朝他脸上抓来。林希言转头一看,韩路那小子不知跑到哪去了。等他再转过来时,老头已经完全变了个人,脸上的皮r_o*u_融化了似的往下掉,渐渐露出骷髅的样子。他干瘪的嘴还在蠕动,声音却成了年轻人,他反复说:“是那块玉,是那块玉……”
  林希言被一把抓住,竟然动弹不得,耳边忽又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呼喊:“阿良,阿良。”
  林希言一下睁开眼睛,身体还不停被摇晃着,头顶发黑的天花板顺时针转动。
  “林队,醒醒。”韩路摇着他,林希言睁开眼睛时,他举着的手正要落下。再晚醒一步,脸上这一记是免不了的。韩路见他醒了,讪讪地放下手,颇有些遗憾地说:“你怎么一摇就醒,也没有个缓冲。”
  林希言推了他一把:“你想怎么样,敢碰我试试。”
  韩路嬉皮笑脸:“我不是担心你嘛,怕你魇到啦。”
  林希言看看周围,发现他们还在那个臭气熏天的小土屋里,窗外天色已黑。
  “怎么回事?我怎么在这睡着了?”
  韩路神色尴尬,支支吾吾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林希言摸摸脑袋,没什么异常,只是他们中午时分来到这里,转眼却已傍晚,中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?韩路一头雾水:“别瞪我,我真不知道,我也睡着啦。”
  林希言想不明白,自己莫名其妙睡着已经很不寻常,没想到连韩路都失去知觉,难道这奇怪的臭味有什么问题?他转头看看窗户,碎玻璃还在地上,甚至连那半块砖头都在。他们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哪一部分才是梦?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