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电子书网-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
爱读电子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言情校园 >

我老公不可能这么帅+番外 by:茯苓香蕉粥

时间:2019-12-11 09:15标签: 甜文 重生 校园 姐弟恋
文案: 1. 余年有个不成器的老公。 跟所有男人一样,一天到晚让她cao碎了心,偶尔醉酒后还会抱着她的腰吹牛皮,手指一扬,眼里有光。 我原来可是十一中的风云人物,好多女生都暗恋我。 余年瞥了一眼他发福得不成样的身材,翻了个白眼,没有吭声,内心嗤笑了
文案:
  1.
  余年有个不成器的老公。
  跟所有男人一样,一天到晚让她cao碎了心,偶尔醉酒后还会抱着她的腰吹牛皮,手指一扬,眼里有光。
  “我原来可是十一中的风云人物,好多女生都暗恋我。”
  “……”
  余年瞥了一眼他发福得不成样的身材,翻了个白眼,没有吭声,内心嗤笑了四个字。
  信你个鬼。
  2.
  一觉醒来,回到二十年前。
  十七岁的余年被父母转学到了十一中,刚进校门就碰到了打架现场。
  男生轮廓利落,唇角张扬,一手拎着乒乓球拍,睨着倒在地上的几个人,眼风利得似刀:“记住,没有下次。”
  余年望着他有些熟悉的侧脸,张了张嘴。
  宋绪安。
  她的老公。
  *你和祖国,皆是我的荣光。*
 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余年,宋绪安 ┃ 配角:隔壁《四个大佬天天想要干掉我》双开更新中~ ┃ 其它:
 
 
 
第1章 失去
  余年在宋绪安死的前一天才知道他住院了。
  那段时间她很忙,忙的天昏地暗,整个公司都在一起加班,她干脆就住在了公司。
  一开始的时候宋绪安会每天过来给她送饭,后来手下的人开始说一些有的没的话,她觉得烦,就告诉宋绪安她是个成年人,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,让他专心自己的工作,不要总是来自己公司了。
  宋绪安一直都很让人cao心,不过这次比较乖,余年说过这话以后,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。
  那天她忙完了当日的工作,刚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,就接到了电话。
  宋绪安的母亲很少有失态的时候,此时却格外的崩溃:“小余啊,你能不能来医院一趟啊?安安他…他快不行了。”
  不行了?
  有多么不行。
  余年那个时候头脑还是冷静的,她开着车不紧不慢的赶到医院,看到宋绪安以后脑袋里的那根弦瞬间崩断。
  他躺在icu的病床上,全身c-h-a满了管子,脸颊两侧凹陷下去,没有半点血色,他整个人都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眼睛失神,嘴里一直在说着什么,余年弯腰刚想要听清楚的时候,就被护士给赶出了病房。
  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余年大脑一片空白。
  她有多久没见到宋绪安了?
  三天?
  五天?
  算了算日子,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见到他了。
  只不过一个星期,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成这样了。
  余年鼻子酸了一下,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。
  “不好意思啊小余。”一方手帕递到余年的面前,她抬头看到了宋绪安的父亲宋卿,这个在她记忆里岁月从来没有留下痕迹的男人一下子就老了,他两鬓斑白,依旧绅士:“你工作那么忙,再说你们两个已经离婚了,我们本不应该…”
  “离婚?”余年心一沉,鼻子红红的:“谁说我们离婚了,宋绪安说的吗?”
  宋卿很是惊讶:“你们两个没有离婚吗?”
  宋卿告诉余年,几天前宋绪安他们学校一个高三的学生躁狂症发作,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一把长刀,见人就砍,宋绪安在制服他的过程中被刺中腹部。
  他们老两口得到消息以后,从老家迅速赶了过来,那个时候宋绪安还没有这么严重,看起来很没事人一样,当他们问到余年的时候,宋绪安支支吾吾的说余年太忙了,不想让她担心。
  所有他们猜测,两个人的感情已经破裂了。
  这件事闹的这么大,就连电视台都过来采访了,余年没有理由不知道。
  老两口也知道自己家儿子没什么出息,余年这几年事业做的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漂亮,想着感情破裂是早晚的事,便也没有联系余年问清楚。
  没想到宋绪安的病情一下子恶化,腹腔感染到了肺部,直接就被转移到了加重病房,上午的时候他病情不稳,被下了病危通知书,嘴里一直在喊余年的名字。
  医生告诉老两口,宋绪安可能就是这两天的事了,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,老两口想让自己的儿子见心爱的人最后一面,这才给余年打了电话。
  余年忘记了那天是什么滋味,她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哭。
  一直在哭。
  刚过了凌晨,余年和老两口被请进了医生办公室,医生表情严肃,给她们再一次下了一张病危通知书。
  他说宋绪安很危险,情况不容乐观,问余年还要不要继续抢救。
  后来余年才知道,其实那个时候宋绪安已经完全靠呼吸机呼吸科,医生说那话,只是给她们一个心理准备,直到她们内心的防线崩塌,接受这个现实。
  宋绪安还是离开了,在早晨五点,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。
  伤痛之际,宋卿他们跟余年说,想要把宋绪安接回老家办葬礼,问她愿不愿意。
  余年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,在宋绪安病危的时候她都没有陪在这个男人身边,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权利决定在哪里办葬礼。
  不管在哪里,她的心已经死了。
  葬礼那天来了很多人。
  余年身穿黑色衣服站在前面木着一张脸,来一个人就鞠一次躬,眼泪就没有停过,她仿佛是一个机器人。
  她不记得鞠了多少次,也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,那一天稀里糊涂的。
  在最后下葬的时候,余年扑上去夺过来宋绪安的骨灰。
  拍打着盒子歇斯里底:“宋绪安你这个王八蛋,你不是说要跟我过一辈子吗。”
  对于宋绪安去世这件事,余年缓了很久。
  她回去以后卖了两个人共同的房子,搬回了自己家。
  在公司雷厉风行的余年开始活的像一个小女人,每天要在自己母亲的陪伴下才能睡着,那段时间她脆弱的神经经常会在半夜惊醒,对着无尽的黑夜就开始哭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